当前位置:眉山殡葬首页 >> 殡葬博览 >> 国内一家殡葬服务企业高管组团走访马来西亚久负盛名的殡葬业巨头孝恩集团,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
国内一家殡葬服务企业高管组团走访马来西亚久负盛名的殡葬业巨头孝恩集团,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
2018-11-09 11:21:26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孝恩集团,马来西亚殡葬行业龙头企业,经营领域涉及殡仪服务、陵园、金融投资、地产开发等。2015 年,孝恩集团市值达130 亿元人民币。
      9月14日,受孝恩集团邀约,盛兰联创CEO 李爱兰带领团队前往马来西亚考察。公司技术总顾问奚树祥先生也一同前往,他也是邓丽君墓的设计者。


      考察的第一站是孝恩园,这是孝恩集团墓园的开篇之作。
      走进孝恩园,如同进入了一个度假村,没有阴森压抑之感。园内地势开阔、旷远淡然,建筑简约内敛、低调平和,与自然和谐共处。


      孝恩园尊重文化的多样性。其主要服务对象是华人,因此在建筑风格与功能配备上,体现出了更多的“中国风”。其中,孝恩寺庄严静穆,寺内一尘不染,寺外荷叶田田,禅意悠然,颇有中国国画意境。有红色大立柱的四合院很引人注目,实际上这是一处壁葬区。在每一位华人逝者的墓碑上,会刻有祖籍,意味着无论离“家”多远也会铭记根在哪里。壁葬阁位上的雕饰,净如铜镜,庭院内也没有一根杂草,一切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
      孝恩园的维护工人多达40 余位,他们每天对园区展开“地毯式”打理,一个数百亩的墓区,没有一根枯枝、一叶杂草,精细程度令人惊诧。


      离开四合院,即进入“江南水乡”壁葬区。这里是典型的徽派建筑,黛瓦白墙、小桥流水、杨柳依依,景致旷远恬淡,甚至有几分苏州“拙政园”的神韵。


      观园的最后一站是昇华馆,一栋现代简约风格的建筑,入口是半敞开式的告别厅,室内有火化间和收灰室等,功能布局合理流畅。

      接下来,盛兰联创团队一行考察了孝恩馆。孝恩馆坐落于吉隆坡蕉赖,占地1.39 万平方米,2007 年6 月1 日正式开业,集展览中心、讲堂、生命关怀资源中心、放映厅、大礼堂与殡仪设施、生命教育等功能于一体。这栋占地1 万多平方米的建筑,仅设计就耗时一年半,匠心精神可见一斑。

      孝恩水乡
      孝恩集团董事长朱兆祥带领大家参观了馆内每一处空间,并阐释了每一个功能区的设计初心。总体而言,孝恩馆特别重视空间与光线的搭配,巧妙地运用自然光,奠定了宁静简约、平和安宁的风格。同时,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的民众都能在这里得到所需要的服务。
      董事长朱兆祥讲述了自己做殡葬事业的初心与理想,他认为殡葬事业必须做成良心事业、公益事业,才能永续发展。

      于细微处发现匠心
      在匠心里感受温暖


      孝恩馆,是孝恩集团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打造的一座生命纪念馆。总建筑面积1 万多平方米,内部功能包罗万象,空间处理妙不可言。一栋单体建筑,仅设计就耗时一年半,孝恩集团追求极致的精神,得到充分展现。我们行走在其中,看到大量暖心的设计细节。孝恩馆一楼全是玻璃幕墙,增强了室内的透通感,可看到室外街道上的风景。室内灯光柔和,四周布满鲜花,让人的心情变得轻快明净。我看到家属们面色平静,轻声交谈,一切景象和一家高档餐厅无异。


      守灵厅很细心地采取了“二进门”设计,第一扇门,让守灵厅与外部空间有了区隔,确保私密性。走进去,先是一个过渡空间,其间布置有沙发、坐椅,可供交谈、亲友抚慰等。休息室与守灵厅之间的这一扇门,让两个功能有了区隔,以减少相互干扰。


      殡仪服务是孝恩馆的核心功能,此外,还嵌入了“生命教育”和“医学研究”两大功能。每周都会有大学生到生命体验馆体验死亡,从而重新认识、感受生命的美好。馆内还有一个“儿童生命故事馆”,摆放了大量的与生命相关的绘本和玩具,让小朋友也能接触到生命教育。
      孝恩馆把自愿捐献遗体的人称为“无言良师”。“无言良师”供微创实验和解剖实习。孝恩集团将半层楼以一元钱的价格租赁给了医学机构,希望能够造福更多人。孝恩的公益行为,为殡葬业赢得了社会尊重。
      在儿童生命故事馆的展架上,一个小朋友的话给了我不小的震撼。他写道:“即使心中了然我终将一死,没死以前我还是活着”。是啊,这世界上只有死是永恒的,但在没死之前,我们要让生命之花尽情绽放。

      不忘初心才能永续发展
      盛兰联创技术总顾问奚树祥
      我是一个建筑设计师,对空间的感受离不开“技术视角”。但是,这次马来西亚之行最让我触动的,不是技术,而是初心。我用三句话,分享一下我的感受。
      第一句话:“每一座不朽的建筑,都住着一颗虔诚的灵魂。”
      孝恩园修建了11 个年头,园内的“孝恩寺”“四合院”“江南水乡”“昇华馆”依然崭新如初,仿佛刚落成一样。在交流中,董事长朱兆祥先生反复说,做任何事,不能仅着眼于当下,而更应考虑到百年以后的样子,“等我死了,我还是想上天堂,绝不能因为我做了破败的建筑,而被后人咒骂,从而把我推到地狱”。做百年建筑不应当是企业理想,而应是企业的基本要求。每一座不朽的建筑,都住着一颗虔诚的灵魂,这一点,对于殡葬设计者而言,真是一份宝贵的启示。
      第二句话:“岁月不曾亏待任何一家有良心的企业。”
      在考察中,有一个故事让我动容。一个孝恩员工带朋友去餐厅吃饭,与朋友闲聊的过程中,他谈及自己在孝恩工作。吃完饭埋单时,餐厅老板竟然主动提出免单,并解释道:“因为你是孝恩的员工,感谢你们一直在用良心做殡葬这件事情。”
      “讲良心”,是孝恩的核心企业价值。他们用“良心”服务客户,三十年如一日,点滴付出,汇聚成河,让孝恩在马来西亚拥有良好的口碑。“我们就是要做一个认真的傻子,让别人看见。”朱先生如是说。而岁月不曾亏待任何一家有良心的企业。
      第三句话:“要做一份永续的事业,就需要公益化。”
      在人类没有实现长生不老前,殡葬就是一个永恒的事业。如何让殡葬企业成为百年企业?孝恩给出的答案是:公益化。
      不取利于民,全心为民服务,这样事业才会生生不息。孝恩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一路向前。孝恩馆半层楼以一元钱的价格租给医学研究组织;马六甲怀恩园将20% 的收入捐献给慈善机构;孝恩集团拒绝了多起大资本投资,因为追随贪婪的资本容易迷失殡葬的初心。当企业放下利益之心,回归慈善之本,就步入无人之境了。

      做殡葬需要有公益之心
      马来西亚盛产榴莲,尤以猫山王为贵。朱兆祥先生有一片私家榴莲林,他说最好吃的猫山王不是人工采摘下来的,而是熟透后自然落下来的。每次,他想吃榴莲了,就到树林中等待自然的安排。
      朱兆祥先生说,自然会给我们最好的安排。落地的榴莲,就像成熟的生命,生命熟透了,会自然落地。殡葬人的工作,就如地上的榴莲需要捡拾一样。
      朱兆祥先生这种自然朴素的生命观、殡葬观,融会贯通到孝恩的很多企业行为。
      首先,他不主张过度医疗。生命既然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死亡不可避免。当生命到了尽头,我们需要平和接受,不要给病人插满管子,不要用呼吸起搏器,强力抢救而来的不是生命,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其次,殡葬需要等待自然召唤,而非千方百计的营销。朱兆祥说,殡葬营销,就像是树上榴莲尚未成熟,就急切地想去采摘。孝恩作为马来西亚前三强的殡葬企业,负责营销的不过十余人,他们的工作,就是静静等候客户上门。公司不允许他们打广告,更不允许他们走街串巷推销。
      再次,殡葬不应是生意,而应是公益。每个人都像是树上的果子,有的欢畅成长,有的悄然坠地。做殡葬需要有公益之心,我们不应该把成熟落地的生命,当成一种商品,深度营销、交易。殡葬人应该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农民,一个耕耘人类情感沃野的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