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眉山殡葬首页 >> 殡葬博览 >> 全球女性殡葬之声!“向死而生”才是最好活法……
全球女性殡葬之声!“向死而生”才是最好活法……
2018-06-29 10:21:29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18日,第八届中国国际殡葬设备用品博览会第二日,武汉新城国际博览中心楚雅厅下午三点,“首届全球女性殡葬从业者交流会”如期登场。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台上可是一群世界各国的殡葬女人,这是一场世界级的“殡葬大戏”,而这场大戏的最初构想,来自世界殡葬协会主席特蕾莎女士。
      盛兰联创CEO李爱兰女士受邀出席此次交流会,代表中国殡葬女性发言。她执掌的盛兰联创,是中国领先的殡葬规划设计服务商。李爱兰以女性特有的温情视角,讲述新时代女性在殡葬行业的成长与理想。
      李爱兰的表达,让现场的嘉宾,真切地领略到中国殡葬女人的光芒,见证了中国殡葬女性在世界舞台上的底气与自信。

      以下内容是李爱兰现场发言的内容梳理,字里行间,一起来感受到一下中国殡葬的“她力量”。

      >>问题一:作为新时代综合素养较高的新女性,当初为何选择殡葬行业?想改变什么?做到什么?
      李爱兰:因为贫穷,所以殡葬。我出生在湖南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1999年入读于湖南长沙民政院现代殡葬专业,当时只是为了获得一份工作。中国人忌讳死,家庭条件好的孩子,是不会愿意触碰这个行业的。
      我15岁就读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到今年,与殡葬的缘份持续了19年。在这近二十年的殡葬生涯中,我常对朋友说:“没有人天生爱殡葬,选择学殡葬,只是为了谋生;没有人后悔干殡葬,殡葬成为我的生命之光”。
      殡葬是一个能给人莫大福报的职业。我特别喜欢《殡葬人手记》里的一段话,书中是这样描述这个职业的——殡葬业就是照顾死者,以抚慰生者,好像我们是一座家庭农场,不过耕耘的不是普通的土地,而是情感的沃野。
      殡葬给了我心灵的滋养,也给了我生命的智慧。殡葬成了我人生的一道光,在它的引领之下,我一路向前。
      谈到改变这个话题。我认为,中国的“殡葬思想”还是较为落后的,我们敬重生,却无谓潦草死。因此,在中国许多的殡仪馆和陵园中,没有情感的抚慰,没有生命教育的作用,粗犷经营,利益唯上。
      我创办盛兰联创时,就是希望做点什么。我常对团队说一句话,殡葬行业是真正需要“让建筑赞美生命”的行业,殡葬场所是一个有情感温度的地方,一个充满美感的地方。因此,我们在做设计方案时,总会在满足其基本功能之上,有更多文化,艺术和情感的注入,以让每一个场所,都成为生命文化的大观园。

      >>问题二:入行几年?最低的低谷是什么时候?最有成就感的一刻是什么时候?
      李爱兰:从学习殡葬到干殡葬,已足足有19年了,我人生最甜美的青春都与殡葬分不开。所谓的低谷,对于我来说,这只是生命的一种常态。我出生于一个农村的家庭,别人有的,我都没有,我时常说,我的人生正是从低谷出发的。
      25岁,一个原本享受甜蜜爱情的时期,一个谈婚论嫁的年龄,我却因为干殡葬,而找不到对象。别人忌讳我的职业,别人排斥我的行业。当时的我,如同遭受了一记重拳,内心的打击还是很大。在干了殡葬长达八年之后,我选择离开了殡葬行业一年多时间,在离开殡葬行业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面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先生,相信缘份和命中注定,我们认识一个月左右我们就闪婚了,只是为了不给他反悔的时间,这可能就是我人生最大低谷。
      在殡葬事业一路穿行,我最大的收获,不是物质,不是事业,而是活法,一种“向死而生”的全新活法。站在死亡的角度,审视我们将要度过的人生。唯有当我们把自己置于生命末端,回首过往时,才能看透看破一些事,才会有勇气去做自己真正想去做的事情。否则,当那一天真正来临时,抱憾而终,是最大的悲哀,向死而生,才是最好的活法。

      >>问题三:你眼中未来的殡葬行业会是什么样的?
      李爱兰:我对中国的殡葬有许多憧憬,我像顾城诗中所写到的那只树熊,“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有许许多多浆果一样的梦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希望中国,也能像西方世界一样,人们可以在墓园里开PARTY;雕塑家以自己作品进入公墓为荣;陵园成为真正的生命公园,那里可以亲子,可以阅读,那里有嬉笑怒骂的墓志铭,让人平和地获得生命启示。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够与这个世界体面告别;我希望中国年轻的殡葬人,可以有更多担当,让中国殡葬给世界更多青春色彩,让世界听见中国殡葬的声音。
      习主席说,有良驹不怕路远。我希望,我们能够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殡葬是一种修行,也是我一辈子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