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眉山殡葬首页 >> 殡葬文化 >> 殡葬文化 >> 素描祭祀心理
素描祭祀心理
2012-07-23 15:39:50  作者:  来源:上海殡葬网 2012-01-12   浏览次数:157  文字大小:【】【】【
      祭祀由来已久,从古代皇室浩荡的祭天祭祖,到平民布衣庸常的伤怀凭吊,它都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经历各个时代,跨越种族和群体传承千年。
祭祀始于人心,人们借助特定的物品和仪式,传递出对往昔人物的怀念与敬重,恩情与挚谢。祭祀现象的产生与衍展源于心理,在不同的心理情境下,祭祀的形式和采取的方式也各有差异,本文就不同的祭祀心理及其特征稍作试议。
敬畏祷祝之心
    
现代科学的建立和发展是近一二百年的事情,人们借助分类学科的视角才逐渐正确认识了这个世界的物质构成。然而,古人对于自然世界的认识非常有限,例如常见的对风、雨、雷、电的解释,由于无法探究清楚,也就长久停留在神话幻想阶段。
时节更替,风雨无常,巨大的自然力量,不时带来天灾招致祸害,人们因缺乏科学认识,内心恐惧,对天地变化平添敬畏。于是,天的力量被拟人化,被化,成为万能的老天爷,若细数,可分散出玉皇大帝、各路菩萨、财神、门神、灶神、风神、雨神、阎罗王等诸多鬼神,古人认为,冥冥之中万物皆有主宰。同时,统治者善用天人合一借题发挥,将统治意志上升为天意不可违告诫天下,便更添了威严和敬畏。
   
敬畏则生祈求。对于自然力量的难以反抗,人们只好向老天求开恩,并要求自律多行善事,忌为非作恶。为了让上天知道并怜悯这种祈求,为了使祈求更显真挚诚恳,人们往往借助于洪亮的号角和庞大的场面来营造庄严的仪式,以烧香拜佛的方式虔诚祷告,以宰杀牛羊牲畜的方式进贡祭天,以宣读告祖祭文的方式彰显敬重。
   
宗教也是敬畏的产物,从最早的图腾崇拜,发展到教规严谨的众多教派,都是始于原始的敬畏观念。即便是科学发展到现在,许多自然现象和关于神鬼的存在认知都得到了充分解释,但人们对世界,尤其是对先祖的敬畏感依然难以被消除。敬畏存,则祭祀在。
   
人们的公祭行为,出于敬畏的同时还出于一个重要内容:祷祝。人们在祭祀的同时,也希望得到先人的保佑,让自己和亲人平安度日,生活向好。祷祝在祭祀中较为常见。在古代,君王常祈祷风调雨顺、人丁兴旺、国盛民强。因为人们相信先人拥有某种神秘力量,相信自己的行为和话语,能被先人看到、听到,自己的心声能被感觉和接受,所谓心诚则灵,心诚者会得到暗中相助,通过在祭祀的鞠躬敬拜中诉说日思夜想的心愿,便能得以早日实现。
   
祭祀犹如搭起今古对话的一座桥梁,拉近了先人与世人的距离,无形中带有直面沟通的意味。这样,各种祭祀活动便得以定期或不定期地进行,并伴随着人们的生产活动延续下去。
倾诉释怀之心
   
如果说敬畏和祷祝是古人常有的祭祀心理,那么在有现代科学认知支撑的今天,人们对祭祀则是更多出自一种温暖的情感注解:倾诉、释怀。
   
倾诉是最直接的情感表达方式。为希望逝者在另一个世界活得好,传统方式以烧锡箔、纸钱给先人捎去开支所需,现今则多以鲜花作为媒介传达对先人的问候,但无论何种方式,祭扫主要是表达思念和问候。相伴几十年的夫妻,若一方去世,则随后的日子徒增另一方的愁苦与心绪。通过祭扫,近身说说话、聊聊天,心里的思念便能得到安慰。祭扫同时,人们一般会将现世生活状况逐一倾诉,甚至会把先人未了的期望待实现后家祭无忘告乃翁,使其心宽落定。
   
释放郁积心头已久的情绪,是祭祀的另一重衍生,它对于人的心理是一个减压作用。祭祀的过程,往往也是审视自我的过程,在这当中,多数人会对内心审视一番,于周遭事务有新的认识,抬头看便舒心,回头看便坦然。私以为,在所有对生命存在的思考和对生活状态的反省中,由祭祀而触及的,是更深入人心的。
   
释怀不只在于祭祀当中,还在于往返的路途。古人常择葬于村郊山头,亲属前行告慰需经一路行走,且外出本身,对于远离屋宅内柴米油盐的日子也是一种缓解。时见报端,今人华侨返乡,往往会拜谒一番,先祖,思乡之苦方得以宣泄,故地之情才得以重回。
   
随着祭祀文化的丰富和发展,特别是清明节纳入国家法定节日后,人们开始更多地感受清明,把它作为生者与逝者阴阳两相团聚的节日,在既有的清明踏青习俗之外,诸如放风筝、抖空竹等与清明文化相关的传承活动,以及具有地域特色的表演观赏也被引入到祭祀当中,让祭祀过程不再单一的阴晦和沉重。
   
从不同的祭祀仪式中,能看出不同的祭祀心理,而探究应时而变的祭祀心理,又能够从中获取有益的发现,进而丰富祭祀文化的形式和内涵。